滚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公益拉拉手拉起自闭症儿童的小手

发布时间:2020-01-14 11:27:37 阅读: 来源:滚焊机厂家

“@陕西·公益”开栏语

有人说,做公益是件很难的事情,因为做一次很简单,坚持下去却不容易;也有人说,公益不在乎做多少,只要愿意去做就好。

在陕西,有这么一些人,他们热心公益,并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甚至成为了专职公益机构成员。从今天开始,西部网将推出“@陕西·公益”系列报道,为您讲述十个陕西民间公益组织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来自于一个“拉拉手”的特殊教育中心,这是一个妈妈为了帮助自己的自闭症儿子而发起成立的公益组织。

家长课上,张晓灿(化名)抱着儿子做康复训练。

拉拉手的教师正在对一位自闭症儿童进行一对一的教学。

记者 李媛

10月27日一大早,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在西京医院举办的论坛还没有开始,门口已经聚集了数百名家长。他们希望能早点进入会场。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将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位特殊教育专家在这里做讲座。

一个容纳400人的小会议室,很快被挤得满满当当。来晚的家长们只好在第二会议中心看同步视频直播。

据统计,现场有来自陕西、甘肃、宁夏、河南、新疆、青海、山西、贵州、重庆、广西、四川、云南等12个省区市的特殊教育老师、特殊孩子家长、医护人员、志愿者等数百人参加。

一个自闭症儿童家庭的困扰

张晓灿(化名)坐在会场里,专心地听着专家们的讲座,她没有与他们进行互动。

今年33岁的张晓灿来自汉中,她5岁8个月的儿子患有自闭症。

5年前,儿子出生,有着稳定工作的张晓灿夫妇工作起来有劲多了,她和丈夫幸福的为孩子规划着未来。

“那段日子可能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张晓灿说,但孩子3岁的时候,晓灿和家人发现孩子有些不对劲。

和孩子交流的时候,他们发现孩子不能集中注意力,不依恋亲人,不会玩玩具。最为明显的是,孩子一直不说话,最简单的词汇,孩子也叫不出来。

有一次,因为有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孩子很暴躁,开始用头撞墙,这让张晓灿一家感到事态的严重性。去医院一查,最让全家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张晓灿的儿子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张晓灿夫妇辗转于各大医院,给孩子做复查。他们期待医生说,孩子只是营养不足,或者发育迟缓一些。可是,各家医院给出了同样的诊断结果,让两人不得不接受儿子患自闭症的事实。

去年,张晓灿和丈夫去北京给孩子检查,结果依然如故。在火车上两个人相拥而泣,他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不管诊断结果如何,他们都会给儿子一个温暖的家,并带着他坚持走下去。

自此,张晓灿带着孩子开始了漫长的康复学习。

心理疏导后她发现孩子的优点

在发现孩子的病情后,张晓灿夫妇一度认为,带着儿子出门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因为孩子的“怪异表现”让他们在亲戚朋友面前很难堪。

“现在我辞掉了工作,专门帮助孩子康复。”张晓灿说,起初她带儿子在北京的一家特教中心学习,后来经北京一位专家介绍,她便带孩子来到了西安的“拉拉手”。

西部网记者见到张晓灿时,她已经在特教中心上过一段时间的课程了。交谈中,她一直在夸赞自己的孩子,脸上也不时露出笑意。“我的孩子很聪明,画画非常棒!”

起初,她并不这么认为,屡屡为孩子的不听话感到生气难过。

如今的张晓灿不再为儿子的反应迟缓而生气。“儿子什么都懂,只是语言有障碍,无法出声而已,我要多给他一些时间,让他去慢慢适应。”这些“道理”是她从“拉拉手”的家长课堂里学到的。

每天早晨,张晓灿会将儿子送到特教中心学习,然后回到租住的房屋做一些家务。下午她会到中心接受心理辅导,然后和孩子一起互动学习。

“除了儿子的日常康复外,这里对家长心理的疏导是我从未遇到的。”张晓灿说,因为对这种病情的不理解,她认识到之前对自闭症儿童的偏见,现在从内心完全能接受孩子的病情,并且有信心陪着儿子康复成长。

不过,想到孩子16岁以后该怎么办?这也是她目前最担心的事情。

拉拉手的教师正在对一位自闭症儿童进行一对一的教学,据介绍,这样的教学方式更容易让这些特殊儿童接受。

跟特教老师呆久了,孩子们会显得很亲昵。(注: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记者对孩子面部画面进行了处理)

筹备特殊儿童艺术中心

特殊儿童未来的成长,这也是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目前在考虑的问题。

西安碑林区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发展部毋焕说,2002年,从一位自闭症儿童的妈妈发起了拉拉手民间公益组织开始,拉拉手一直在努力改善特殊孩子的家庭现状。让他们欣慰的是,拉拉手2011年在碑林区民政局注册为民间非营利机构,创建拉拉手的这位妈妈已经是机构的理事长。同时,拉拉手也得到了“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的关注,成为他们的西北枢纽机构。

“除了对孩子们的康复教学外,我们还特别针对特殊儿童的家长进行心理疏导,让他们积极地心态去面对问题,这样才能提高家庭生活的品质。”毋焕说,这部分教学的开展,得益于发起人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心得。

因为各方面条件的限制,目前拉拉手特教中心只能向3—16岁的自闭症和智障孩子提供学前教育、康复训练等服务。

毋焕坦言,超龄孩子们的生存情况也一直困扰着他们。最近,特教中心想筹备成立一个艺术疗养中心,主要针对无法上学的特殊孩子,充分发掘他们的艺术天赋。同时,也为已经超龄(16岁)而无法在特教中心上学的孩子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去处。

在毋焕看来,这些特殊孩子们不仅能在艺术中心疗养和学习,将来中心还会组织把他们的作品进行义卖,增加他们与社会的互动。不仅如此,他们还希望艺术中心建立起来后,能为社会上更多成年的特殊人士提供服务。

毋焕说,他们现在所做的以及未来所规划的这些,都是想推动家庭和社会对自闭症和智障人士的接纳和支持。

现在,毋焕和他们的团队正在为这个艺术中心的成立奔走。目前,他们已经筹集到一部分资金,但仍然不足。毋焕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到对自闭症儿童等特殊人群的帮助中来,帮助他们实现这个愿望。

为了锻炼孩子们的社会实践能力,特教老师和志愿者们将他们带到户外做游戏。

自闭症儿童经常会莫名的暴躁,一名志愿者正在安慰游戏中间突然发脾气的孩子。

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总喜欢一个人玩耍。

特教老师说,虽然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不愿意互动交流,他们内心深处一样有丰富的想法。放学的时间,这名孩子正在窗口等待妈妈。

名医汇

名医汇

就医挂号官网

预约挂号平台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