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马路上的无声守护者

发布时间:2020-07-13 15:21:36 阅读: 来源:滚焊机厂家

每天凌晨4时,在广州市黄埔区沙步社区一片城中村的深街窄巷里,总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她轻倚墙壁,侧着身子卖力地挥动手中的扫把。这是环卫女工段富姣。段富姣3岁那年因意外失去听说能力,从此一直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8年来,她每天坚持提早两个小时到岗,用无声的微笑和勤恳的劳作坚守这片社区马路。她还有一颗炽热的善心,曾为不相识的独居老妪拖地、洗衣,在马路旁等候皮包失主足足3个小时,看到老人在街头摔跤会毫不犹豫地上前扶起。街坊邻居一说起这位聋哑女工,总是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

凌晨4时到岗坚持8年

广州黄埔区南岗街沙步社区是一座典型的城中村。2005年,为补贴家用,段富姣从湖南老家只身前来与在广州打工的丈夫会合,至今一直住在沙步社区。

22日,记者来到沙步社区的南宁坊大街,所谓大街,其实是一条宽不过5米的马路,一边紧挨河涌,一边是密密麻麻的低矮住宅,十几条逼仄的小巷横穿其中,段富姣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打扫其中的8条小巷。

每天凌晨4时,当南宁坊大街的居民还沉浸在睡梦中时,段富姣已经拿着扫把、簸箕,推着垃圾车开始工作。“我们规定的上班时间是早上6时到11时,但段富姣总是提前两个小时到岗。”同事谢玉华告诉记者,凌晨4时人和车辆会比较少,对听不见的段富姣而言,打扫难度会降低很多。这个习惯,段富姣雷打不动坚持了8年。

段富姣身高只有一米四几,她平日使用的扫把竖起来都要高她半头。8条长约百米的深巷加上30米长大街的清扫任务,对这个看起来瘦削单薄的女人而言一点也不轻松。

“由于巷子窄,垃圾车进不去,她只能用一个四方的箱子把垃圾一箱一箱地从小巷子运出来。今天早上,她前后扫出了4车垃圾。”谢玉华与段富姣共事多年,基本能看懂她的手语。

尽管很辛苦,工资也不高,但段富姣却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刚来广州时,段富姣捡过垃圾、当过洗碗工,曾经因为洗碗把手上的皮肤都泡烂了。后来听说社区保洁队在招环卫工人,丈夫何礼财就让段富姣过去试试。“一开始保洁队因为她是聋哑人有些顾虑,但见她很勤快,就安排她打扫比较安全的内巷。”谢玉华说。

采访进行一半,段富姣焦急地用双手比划着,原来她急着要回到岗位上打扫卫生。去年10月,勤恳的段富姣荣获广州市“优秀城市美容师”称号。

带上意见簿让街坊给自己“打分”

“她扫地很干净,非常能干。”南宁坊大街上的居民见我们经过,拼命竖起大拇指夸赞段富姣。他们对这位每天都遇见的陌生人很熟悉。

但段富姣刚到南宁坊大街从事保洁工作时,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听不见,又无法与他人进行言语沟通,段富姣一开始的工作让街坊邻居对她颇有微词。比如听不到脚步声而不慎扫到行人的腿,把菜摊上商贩专门留起来的菜叶当作垃圾扫掉。

“别人一开始不知道她是聋哑人,叫她她不答应,人家自然不满意,还到保洁队投诉过她。”谢玉华说。段富姣虽然失聪,但心如明镜,她从来不抱怨,也不搞特殊,而是想出各种法子克服困难。

她先是自创了一种独特的扫地姿势—轻倚墙壁,侧着身子移动,这样她就能掌握来回车辆情况,尽管这会加大她的保洁难度和强度。

同时,为了更好地了解街坊邻居想要表达的意思,斗大个字不识一个的段富姣总是随身带上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让居民把意见写在本子上,而后她再拿给同事看,把街坊的要求牢记于心。渐渐地,原本不理解她的居民也慢慢认可了身边这位不寻常的环卫工人。

蹲守3小时苦等皮包失主

何礼财2002年到广州打工,在此后的三年,又聋又哑的段富姣一个人在湖南老家挑起照顾年迈家婆和年幼儿子的重担。在何礼财看来,妻子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且能干的女人。

“她在路上看到老人家拎很重的东西,都会主动上前帮忙拿,我见到很多次了。”谢玉华说,段富姣特别热心肠,附近曾有个独居老太太,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段富姣每次打扫到老太太家门口,就会顺道帮她打扫屋子、洗衣服。

前年夏天,一位老人家摔倒在段富姣工作的马路上,一些人担心被讹不敢上前帮扶,但段富姣看见了快步上前把老人扶起。瘦小的她没法一个人把老人送去医院,只能着急地发出“啊啊”声。这时人群中有人认出老人,急忙跑去通知家属。后来老人的家属送来酬金,她微笑着婉拒。

段富姣的生活并不宽裕。12年来,段富姣和丈夫何礼财一直住在沙步社区城中村的一套2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内。而在湖南老家,何礼财还有一位86岁的老母亲、一个14岁的儿子和一个56岁智力有缺陷且身患胃病的哥哥需要照顾。孝顺的何氏夫妇将每月工资的一半寄回老家。虽然家庭贫寒,段富姣却拾金不昧。去年春节前夕,段富姣在扫地时捡到一个装有几万元的皮包,站在原地足足守候3小时,终于等到失主,将失物如数归还。

“扶起摔倒的老人,当时没想太多”

对话

这是一次非常特殊的“对话”,面对提问,段富姣只能用手语表达,通过丈夫何礼财的解释,我们得以了解段富姣最真实的内心世界。

南方日报:老婆婆摔倒,路人都不敢轻易上前,您为什么不害怕被泼“污水”?

段富姣(段富姣只比划了一个流泪的动作):老人家当时倒在地上,都哭了,我真的没想太多。

南方日报:孩子不在身边,一两年才得以见一面,会不会很想他?

段富姣(段富姣用左手轻拍自己的心口,又将右手高举过自己的头顶,兴奋地重复很多遍):我的儿子今年14岁了,长得特别快,已经高我一个头,我特别想念他。

南方日报:今年您有什么心愿吗?

段富姣(段富姣快步走到租房的墙角,用手拍墙,做粉刷状):前年在老家盖了两层半的房子,孩子和老人已经住进去了,但是一直没有装修,我希望自己更卖力地工作,赚更多的钱,把房子装修一新,让家婆和小孩生活得更舒适。(记者 赖竞超)

淮北西装设计

安庆西服订制

自贡工服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