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滚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左道升官终有报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2:06 阅读: 来源:滚焊机厂家

一群被他杀害的人对着他张牙舞爪,内心无比恐惧的李旭开一个慌不择路跳到了水里。然而,水里的水鬼也不在少数。

“老兄啊,你是不知道,这几年来,我吃过了多少苦头才到了如今这一步。”李旭开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对着面前的老友刘志说道,“为了这个位子,我可是干掉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啊,得罪过不少人,也干掉了不少人。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今天坐到了这个位子上面了。有钱有权,要啥有啥。”而面前的刘志,听着他的这话,面容抽动了一下。可是光线太过于昏暗,李旭开并没有看出来。

他们两个是多年的好友,这一次李旭开本来是到处去旅游的,正好来到了刘志所在的这个城市,便想着过来看看这个多年的老朋友。细细算起来,他们没有见面的时间也挺长的了。自从他入了那个高官厚禄的位子以来,就没有怎么再接触过平民百姓了,打交道的都是一些贵族人员,那些人不是位高的,就是权重。

李旭开想着过来看看,他们便约好了来到这个城市最具有文化特色的山水之亭,在这皎洁的月光下对饮谈天。本来刘志满心欢喜地以为老朋友是过来叙旧的,却是没成想,他说他自己的官场话,而且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刘志眼神里透露出一丝黯然:自己选在这么一个具有浓重文化色彩的地方来聚首是不是选错了地方?

听着李旭开在那里夸夸其谈,刘志选择沉默,不开口讲话。或许,安心当一个听众也挺好的。可是,李旭开却丝毫没有把话题扯及到他们的友情上来的意思,一直在吹嘘着他在官场之中怎么样怎么样。

毕竟是多年的老友了,就随他去吧,也不好扫他的面子,也随便应付了几句,他懒得听他的官场俗世。噢,忘记说了,刘志至今仍然孤身一人,没有娶妻生子,也没又去找一个助手什么的,一个人专心专意地研究古代服饰文化。而这项研究,恰恰是最需要时间和精力的。

刘志正要起身,却没成想李旭开或许是今天兴致太大,酒竟然喝得有点多,一下子就扑倒在了桌子上。一时之间刘志还以为中毒了吓了他一大跳,直到摸了摸他的鼻息还正常这才放下心来。可是这一下,自己可就走不了了呀。

然而李旭开接下来的酒话却是让刘志大跌眼镜。他不肯相信那个原来还安安静静斯斯文文的李旭开这个时候竟然会为了钱权不择手段。这还是那个时候的李旭开吗?这还是他认识的李旭开吗?都说酒后吐真言,更何况这还是在自家熟人的场合,话就更加不会假了。刘志心中一阵混乱,最终还是心一横,看来还是自己做回“恶人”好了。因为,李旭开间接害死的人之中,有一个人,就是他的叔叔。

李旭开酒话中说出了自己在那个时候劫掠了多少钱扣留了多少公款又派打手打死了多少人,说着说着似乎还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听得刘志在一旁直摇头。刘志做出了决定,忽然之间,在这亭中如同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旭开的梦中,他却是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被他杀过或者间接害死过的人,满身带血地朝着他走了过来。他的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可是,平原上的草,每一片叶子却都是那么的鲜红,如同鲜血染过一样。那些人朝着他缓缓移动而来,他开始还只是觉得好玩,而后开始惊恐起来,就要后退。可是草叶那么的湿滑,他一下子就被摔倒在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他好像看见了那些人当中有个人的面孔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那是谁。就在他们不断逼近,就要碰到他的时候,画面一阵扭曲。他没有醒来,却又陷入了另外一个梦里。

眼前,刘志正在专心写作,忽然脸上一阵痉挛,脖子一歪,手上的笔甩脱了出去,而他整个人呢,则是倒在了桌前,从嘴角开始溢出血来。然而,房门紧锁,他家也只有他一个人。时间轮回流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发现刘志,然后,眼瞅着刘志的身体发胀,生蛆……一个电话过来,却没有人接。然而电话铃声戛然而止,他接着就听到了上次他和刘志约会见面的对话!可是,刘志并没有接电话……刘志已经死了……

画面再度开始扭曲起来,刘志抱着一个死去的人痛哭流涕,可是死者却再也无法醒来。他看到了那个死者,心里一动,这不就是被自己打死的一个人吗?他和刘志什么关系……

就在他头毛袖套乱麻的时候,画面却又是一阵扭曲,然后又换了一个场面。这是一个大台子,他就在大台子上面站着,被两名士兵押着,胸前挂了一块牌子“贪污枉法李旭开”。他瞥眼看到了侧边的横幅,好像是什么批斗大会吧。还没想清楚呢,听得一声行刑,吓了他一跳。抬头,一根黑洞洞的枪管对准了他,砰地一下子……

呼!他腾地坐起来,醒了过来。还好还好,只是一场梦。眼前,刘志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李旭开想起了梦中的情景来,不由得离了刘志一点距离:你……你还是不是人?你是人是鬼到底?

“你猜呢?”刘志依旧似笑非笑,转而盯着他,直盯得他不自在。他就要转移视线,无意间却看到了桌上的菜碗:山珍海味呢?刚才的饭菜呢?现在他看到的竟然是蟑螂,臭虫,蚯蚓,树叶!他胃里一阵痉挛,就要呕吐。然而,吐出来的,却也正是这些东西。

“老兄,”刘志叹了一口气,“对,我是早就死了,听到你的邀约这才出来见你这个老朋友一面,没成想,你却已经不是刚开始的那个李旭开了。刚才的梦还记得吧?那就是我引导的。你吃的这些东西都可是精华呀,干嘛要吐出来呢?”

李旭开忽然想跑了,面对眼前这个家伙他觉得有点不安起来,而胃里的痉挛还在继续。忽地,隐隐约约他好像再次看到了那一些被他害死过的人出现在了刘志旁边,对着他狂叫……他的耳膜都要震破了,看着身后那个楼梯扭头就要跑,然而方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改换了来。他刚一跨出去,楼梯顿时消失,扑通一下掉在了冰冷的河水里。正值半夜,无人来救。他在水下,拼命挣扎,直感觉水下无数的手在抓着自己的脚往下拉去。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

北京离婚咨询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